...
龙江皮影的“春天”(一)
皮影戏

一幅白白的纱,一盏昏黄的灯,一场仙鹤与乌龟的较量正在锣、鼓、钹的伴奏下上演。而这浮现在幕布上活灵活现的的操纵者却是两个机器人。记者在久闻民间艺术工作室惊奇地看到,几个小学生正在用遥控器控制机器人完成原来由艺术家才能完成的皮影表演。让人叹为观止的是,由机器人操作的皮影,在白纱后灵动地跳跃,所有的动作与皮影艺人的操作并无二异。机器人舞动下的灵动影像,似乎在告诉人们,古老的皮影艺术正在寻找着新的生机。

说起中国皮影,哈尔滨人或许知道比较多,但说起龙江皮影,却很少有人能说得清。近日,哈尔滨儿童艺术剧院为龙江皮影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一举动让市民开始关注龙江皮影,试图更多地了解龙江皮影文化的历史内涵。龙江皮影人为了传承这一古老文化,正在尝试着改进皮影制作、改变表演形式、改良灯光环境,而这一切一切,只是为了能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一濒危艺术的魅力,让龙江皮影能得以传承。

当龙江皮影作为濒危的民间艺术,需要保护和传承的时候,龙江影人们正在赋予这一古老艺术以时代感和灵动的生命力。

传统与现代结合

“一口叙说千古事,双手对舞百万兵”曾是人们对于已经走过1500多年历史的古老民间艺术皮影戏的记忆。记者在久闻民间艺术工作室看到了一群小学生是如何让这一急需保护的古老艺术与现代机器人结合,并让皮影借高科技机器人灵动展现。

2004年,从事皮影制作表演近五十年的于九文从哈尔滨儿童艺术剧院退休后,便在家里组建了久闻民间艺术工作室。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将工作的重点放在了如何传承古老的龙江皮影文化上。他将团里退休的龙江皮影表演艺术家组织起来,组建了一支皮影表演队,在道台府进行皮影表演的同时,借出售自己雕刻的皮影作品让中外游客更了解中国这一古老艺术。直到2005年,哈尔滨文化校计算机老师找到他,希望他教孩子们学皮影,目的是让机器人表演皮影,参加世界机器人大赛。便让他与机器人演皮影结下不解之缘。于九文当上了学校计算机小组的指导老师,教小学生制作和表演皮影,当这些学生掌握了基本的皮影表演技法后,便将皮影与他们设计的简易机器人结合在一起,通过电脑程序来控制机器人的机器手臂,让机器人通过光电传感追踪皮影戏中妖怪的影子,预先设置程序,采取连锁命令的方式,让机器人“小演员”分别采取不同的姿势翩翩起舞,让机器人演出皮影戏。他们通过机械杠杆、齿轮传动和涡轮等工作原理,根据剧情需要编写程序。这样一来,只要在电脑上指示机器人上阵,就可以撒手不管看着皮影精彩亮相了。在音乐的配合下,机器人表演皮影戏像模像样。如果能让机器人操控更加灵活,同时考虑加入声控技术,以后剧目多了以后,机器人一听到音乐响起,就能知道该表演哪一出戏了。有了这样的结合,皮影不再是人手操作,而是靠机器手进行指挥,表演者只需用遥控器指挥机器人进行各种动作,而自己可以和观众坐在一起。另外,用机器人操作皮影的最大好处是,可以改变原来一个皮影需要两个人四只手进行表演的局限,可以让机器人多长几只手,这样可以同时操控多个人物。

每次参赛,学生们都准备两副皮影,一副皮影在音乐的伴奏下完全由机器控制表演,另一副是由参赛选手手动控制表演,两副皮影在展示的时候要保持画面一致。这就需要他们在研究机器人的时候,保证鹤与龟的动作栩栩如生,学生们的手控能力也要严格和机器表演保持同步。哈尔滨文化校的机器人皮影戏连续3年代表中国参加国际奥林匹克机器人大赛,赢得三个国际大奖。

有人说,于九文这么一个皮影艺术家去教小学生表演皮影,参加机器人比赛,对皮影本身没有意义。于九文却说:“皮影戏如今会演的人越来越少,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临断代的危险。单纯地传统皮影没有演出市场,机器人演皮影融入了现代科技,更能吸引青少年和年轻人。虽然这样的表演不能称为真正意义上的皮影戏,但毕竟可以通过这种形式让更多的人知道龙江皮影,能更好地传播皮影艺术。”

...
我的皮影情缘
皮影戏

一、勤学苦练,学会皮影记谱

我二十几岁,在碧流台中学教学时,就想把很好听的皮影曲牌记录下来。曾经拜访当地的皮影四胡大师尹河,给他记过皮影唱腔音乐曲谱。可惜的是,我当时记谱能力还不行,没能把尹师傅的皮影曲牌整理出来。现在想起来还后悔,当时为什么不用录音机把尹师傅的皮影四胡曲牌录下来呢?

带着遗憾,我下决心学会为皮影音乐记谱的技能。

我是一名教师,研究皮影唱腔音乐纯属业余爱好。

给皮影唱腔音乐记谱,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皮影音乐属于板腔体戏曲音乐,音乐结构比较复杂,不像给歌曲记谱那样简单。常用节拍有2/4和4/4拍,有时也用1/4拍;音符除了常用的外,有时会用到三十二分音符;节奏特点更鲜明,很不好掌握。

自从有了录音机,我就听着录音带为皮影唱腔音乐记谱。后来,用光盘、影像资料为皮影唱腔音乐记谱。

我为皮影唱腔音乐记谱走了很多弯路。

开始,我用歌曲的记谱方法为皮影音乐记谱,写出来的谱子,节奏全错了。

后来,我经常打车,到乡下唱影的地方认真听皮影戏,到影台子里仔细看艺人打板伴奏,还亲自用三弦或二胡帮场伴奏,感知领悟皮影音乐的基本节奏和鲜明特点。通过大量演出实践,逐渐掌握了皮影唱腔音乐的记谱方法,写出了符合皮影唱腔音乐特点的简谱。

到凌源考察学习时,得到了凌源皮影艺术家韩卓、刘景春的真传,学会了皮影唱腔音乐的记谱方法。

二、拜师学艺 买两把皮影四胡

2008年夏季,我到沈阳出差,在民族乐器店花了1200元钱买回了一把四胡。从此,我下功夫学习皮影四胡,与皮影音乐结下了深厚情缘。

我会拉二胡,但不会拉皮影四胡。我买了四胡之后,拜本地皮影四胡琴师赵占儒为师,向他学习皮影四胡基本功和技能技巧。

戴着金属指套拉四胡,是个很难掌握的技术活,按弦的力度必须恰到好处。按弦轻了,音不准确,按弦重了,在弦上打滑。

我用了半年时间,才戴着指套把音拉准。先用宽指套练习,后换窄指套练习,经过反复练习后才把握准戴指套拉四胡的力度,拉出了清脆明亮的皮影音乐声音。皮影四胡音乐的主要技巧揉弦、颤指、泛音、滑音更难学,必须脱离了二胡的演奏方法,练就皮影四胡真功夫,形成独特的皮影四胡音乐风格。

在家里,我每天坚持早晨练琴一小时,晚上练琴一小时。有时老伴听烦了,我就让她到邻居家串门,或者把老伴打发到乡下亲戚家住几天。天长日久,水滴石穿,我终于学会了皮影四胡。

下乡演出时,我利用演出和排练之余,到树林里练四胡,一练就是几个小时。在野猪林排练《五锋会》时,我在树林里拉四胡,引来了不少游客,他们说我拉的四胡很好听。但也有烦人的时候,记得在中段村演出时,有一天,我在树林里拉四胡,来了一位女学生,央求说:“大爷,求求你,快别拉了,我实在听不了这种音乐,脑袋生疼,连作业都做不下去了。”

去凌源和唐山学习考察皮影时,我的主要学习目标是皮影唱腔音乐和皮影四胡。

凌源市国家级皮影传承人刘景春,可称为四胡大师。在凌源学习考察的几天时间里,我向刘老师请教,学了不少皮影四胡基本功和演奏技巧。

我借鉴刘老师揉弦方法,形成了在二胡揉弦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皮影四胡滑揉方法;还学会了相邻两音的同指回滑音的演奏方法。

我模仿刘老师的做法,在四胡杆上加了活动铁套,又把指套从中间骨节挪到了指尖。这两项改革,增加了皮影四胡演奏的灵活性,提高了皮影四胡的演奏水平,基本上形成了自己的皮影四胡演奏风格。

2011年12月份,皮影协会聘请刘景春老师来林东录制皮影戏《辽太祖传奇》。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虚心向刘老师学习,得到了他的真传,学到了很多皮影四胡的技能技巧。通过观看刘老师拉四胡的录像资料,研究皮影大师的四胡技法,模仿刘老师的弓法指法,揣摩刘老师的皮影音乐感觉。特别是与刘老师同台伴奏了一个星期,使自己对皮影唱腔音乐的理解,有了明显的提高。

2011年12月6日,我在新浪网上发表了题为《向国家级皮影大师学四胡》的博文。这篇文章,作为纪念,赠给了刘景春老师。

为了能拉好皮影四胡,我托刘景春老师,花了1500元钱,又买了一把质量很好的皮影四胡。

二、整理曲谱 手抄皮影唱段

2009年,皮影协会计划录制历史皮影戏《五峰会》。为了丰富和改进皮影唱腔音乐,申主席让我根据老版本的唐山皮影《五峰会》中的主要唱段,设计我们自己的核心唱段。我用时半年,下了很大功夫,写出了二十八段《五峰会》皮影唱腔音乐,工整的抄在A3打印纸上。

我写《五峰会》主要唱段的这半年,太不容易了。我每天都坚持4个小时的听皮影唱段记录简谱,6个小时的修改定稿和整理抄写皮影唱腔简谱。起早贪黑,日夜赶班,累得我眼睛熬红了,颈椎增生了,再加上原来的腰间盘突出病,真是旧病未除,又添新疾,最后住进了医院。

在排练《五峰会》时,由于皮影艺人们不会简谱,不懂乐理,突不破脑海里多年形成的老皮影唱腔音乐,结果是,我设计的皮影唱腔音乐一段也没用上。

我平时整理积累了《蕉叶扇》、《大辽双星》等皮影戏中的唱腔二十九段,根据皮影音乐改编的皮影四胡独奏曲《夜影欢歌》、《幽怨琴韵》等四首。

我把这些手抄版的皮影唱腔,整理装订成皮影戏《五峰会》唱腔设计、《皮影唱腔集锦》和《皮影四胡独奏曲》,把她们作为宝贵的文化留存下来。有一天,弟弟看到这厚厚的一摞手抄本的皮影唱腔,高兴地说:“这可是你多年的心血结晶,好好装裱,保存起来,当做传家之宝,流传后世。”

2011年12月份,凌源市国家级皮影传承人刘景春应邀来巴林左旗。他非常喜欢我的三本皮影唱腔音乐手抄本,向我索要。我赠与他复印本。

我喜欢皮影戏,酷爱皮影音乐,把搜集皮影音乐资料、记录整理皮影唱腔作为自己的一个爱好,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每当我写出一张简谱草稿、整理出一段皮影唱腔,都有一种成就感。这就是一个皮影爱好者的博大情怀。

三、电脑记谱 抢救皮影唱腔

2012年10月26日,我接受了巴林左旗皮影协会申主席下达的任务:为巴林左旗皮影戏四大名班传承人唱腔记谱。

这是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这是挖掘和抢救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工程的一项重要工作。其目的是:全面普查上世纪巴林左旗皮影各行当、各辞格唱腔及伴奏曲调,整理记谱,使之成为永久性文字资料。

记谱的参考曲目是,在原有影像资料中选择。影像资料有,2007年的巴林左旗皮影艺人舞台展演;2012年的左旗皮影四大名班唱腔集锦;新补录的影像资料。

为了更好地为巴林左旗皮影戏四大名班传承人唱腔记谱,我花了780元钱,网购武汉市风雅软件有限公司的风雅《作曲大师》V6.0音乐软件。完成了由手工写谱到电脑写谱的飞跃,大大的方便了为皮影唱腔音乐记谱。后来,为了打印方便,我又花了1280元钱买了一部打印机,还买了一件A4打印纸。

我为巴林左旗皮影戏四大名班传承人唱腔记谱,分为三个阶段。

1、手工起草。听着左旗皮影艺人的皮影唱腔,一段段的用铅笔写出简谱初稿。再根据皮影戏的唱腔格式进行修改,整理成规范的皮影戏唱腔音乐简谱。

2、电脑写谱。我用作曲大师软件把整理好的皮影唱腔简谱输入电脑中,形成电子版皮影唱腔简谱。

3、修改曲谱。我反复的哼唱皮影唱段,一遍遍的在电脑中修改;拉着皮影四胡,一个乐句一个乐句的校对。力争做到:既尊重皮影艺人原创,有符合皮影唱腔规律。一个音符一个音符的斟酌,一个节拍一个节拍的敲定。

经过反复修改定稿后,电子版的皮影唱腔音乐写成了。

为巴林左旗皮影戏四大名班传承人唱腔记谱,是一个浩大的工程。我从接受任务至今,利用节假日写出草稿,在电脑中记谱,每天都坚持起早修改曲谱一个小时,现已完成为巴林左旗皮影戏四大名班传承人唱腔记谱的全部任务,共整理出皮影戏四大名班传承人唱腔二十六段,六十八页。

我为巴林左旗皮影戏四大名班传承人唱腔记谱,虽然很辛苦,但也很高兴。看到那一段段皮影戏唱腔,一张张的打印出来;想象着自己辛勤创作的巴林左旗皮影戏四大名班唱腔将来要印成书籍出版,那是相当的欣慰。

巴林左旗皮影戏四大名班传承人唱腔曲谱就要诞生了,那一个个带有生命力的音符,那一段段代表着十九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皮影唱段,把巴林左旗皮影戏这一古老的民族艺术展现在世人面前。

为巴林左旗皮影戏四大名班传承人唱腔记谱,这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

巴林左旗皮影戏四大名班传承人唱腔,是左旗光辉灿烂文化的一块瑰宝,她将被载入左旗文明的史册,百世流芳。

四、人称影匠,依然乐在其中

2007年,我随皮影协会组织的皮影队下乡演出。到我的家乡,遇到亲戚同事时,他们惊讶的说:“哎呀,你咋干这个”!我回到老家,刚进家门,嫂子迎出来喊:“影匠回来啦!”

从亲人同事们那疑惑的目光和惊讶的神情中,解读出人们对皮影艺人的误解。

无论是老年人,还是年轻人,认为从事戏剧、皮影演艺人员是下九流,是不务正业的人。究其原因是千百年来形成的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还在做怪。

无论是老影匠,还是新艺人,演艺事业坎坷,家庭生活窘迫,人生经历曲折。究其原因是皮影艺人的经济收入,不能养家糊口。

我做的皮影音乐工作,纯属业余爱好,不用计较个人收入,当然是乐在其中了。

我在新浪博客中写了一篇题为《给寂寞山人拉四胡》的博文。文中这样写道:

我在《演奏四胡曲总结经验多》一文中曾提到过寂寞山人郑怀宝。

文中这样写道 :“看矿井的郑怀宝,他爱听四胡曲,特别喜欢听皮影戏曲。每次见面他都说,你咋不上我那去呀,再给我拉几段四胡曲听。今后,我要克服困难,找时间给这位寂寞山人拉四胡。”

昨天下午,我带着四胡上山,利用工作之余,到寂寞山人的住所,给他拉四胡曲。

寂寞山人住在简陋的两间小房里,老两口睡火炕,吃从山下拉上来的水。养了一条小狗,几只老母鸡。寂寞山人的住处没有电,夜间点蜡烛照明。家用电器有手电筒、手机、收音机。一部破手机录音效果却很好,内存着选段和我给他录制的皮影戏曲。

我提着四胡走到屋门口喊道,大哥,我来慰问演出来了。

大嫂没在家,郑大哥非常高兴的把我迎接到屋,热情地沏茶倒水。

郑大哥调好手机的录音键, 慰问演出开始了。

我拉了新编历史皮影戏《阿保机传奇》选段—《祖山抒怀》。

我拉了皮影戏《三打白骨精》选段—《三变精迷》。

我拉了新编历史皮影戏《大辽双星》选段—《契丹汉人共繁荣》。

演出结束了。

我俩喝着茶,唠着嗑。郑大哥回忆起五六十年代,家乡皮影戏的繁荣景象,对老皮影艺人的精彩演出赞不绝口。

我简要的讲了现代皮影戏的发展情况,并介绍性的边拉边唱了一段唐山皮影戏《双挂印》选段—《穆氏桂英开言道》。

我送给郑大哥《祖山抒怀》和《临潢赞》两张乐谱,让他跟着乐曲学唱,权作消愁解闷,也为留个纪念。

这是一次很特殊的演出。演员一人,观众一人。

这是一次很特殊的演出。了却了我一份心愿,圆了寂寞山人一个听四胡曲的梦。

与皮影结缘,为非遗做贡献,是件功德无量的事。

通过几年的非遗工作,感触颇深,收获多多。我深深地感受到团队精神的重要性。我身为皮影协会的一员,就应该为皮影协会多做点工作。通过不懈努力与分工合作,我们传承民族文化的梦想一定能实现。

...
北京皮影(路家班)
皮影戏

北京地区最古老的剧种该推谁站立鳌头呢?

不是1570年前后流入北京的,不是1790年左右逐渐形成的,也不是1930年开始传到北京的,更不是新中国建立初期才开始在北京创建的,而应是。

据史料记载,中国皮影戏在北宋时期就已形成规模,并到处流动演出。南宋时耐得翁所著《都城纪胜》中曾云:“凡影戏乃京师人初以素纸雕镞,后用彩色装皮为之。”又说,“公正者雕以正貌,奸邪者刻以丑形,盖亦寓褒贬于世俗之演戏也。”另外,吴自牧所《梦粱录》中也有与此类似的记载,如“人巧工精,以羊皮雕形,用彩色妆饰,不致损坏”等等。据此推断,皮影戏的形成迄今约有千年左右,这不仅在北京地区首屈一指,抑或全国300多个戏曲剧种中,恐怕也是为数不多,几无可以与之同日而语的。 皮影戏旧称“耍人儿的”,班社一般由五六人组成,而这五六人却要求既能操纵“影人儿”又能使用乐器,还得能够充当生、旦、净、丑各色人物的唱念。演出时一般用镜框形木架作舞台,台口贴长方形白色宣纸一张,周围用蓝色布幔挡严,艺人在布幔内操纵皮影表演,皮影通过宣纸内的灯光照射,宣纸外的观众便可看到各种人影的表演,也就是说,舞台(宣纸)上“剧中人”的唱念做打,都是凭“耍人儿的”操纵皮影展示给观众的。 北京最早的皮影戏,管见所及当推路家班社。

路家原籍东北,满族入关时他们“随龙进京”而由此定居。此时路广才跟随一位王姓皮影老艺人搭班学艺,继承了古老的皮影传统剧目与表演,后自行组班,其子路德成又克绍箕裘,继承父业,成立了“祥顺影戏班”,在北京各处公开演出,深受观众爱戴。路德成之子路福元更是酷爱皮影艺术,他不但较好地继承了先辈的艺术成就,而且有所发展。德成去世后福元在北京西四牌楼颁赏胡同又组建了“福顺影戏班”,这个戏班专应“大宅门儿”的堂会。路福元之子路宗有,从小受父辈的艺术熏陶,且天资聪慧,十多岁便参加其父的“福顺班”演出皮影,后由于各种原因自行组班,取名“德顺影戏班”,与其父领导的“福顺影戏班”分庭抗礼,展开了激烈的艺术竞争,与此同时也促进了皮影艺术的长足改革与发展。特别是在唱腔方面,“德顺班”广泛汲取了京剧、昆曲乃至大鼓等方面的艺术营养,集百家之长于一身,遂被人誉作“路派皮影”。路宗有由于演唱别具特色,还曾被邀灌制过唱片《夜宿花亭》,这在皮影艺术界也是极为罕见的事。

路宗有生五子,均从事皮影艺术,其中贡献最为卓著的当推三子路景达与四子路景平。路景达不仅擅长皮影演出,尤其擅长皮影雕刻,他刻制的影人栩栩如生,形神兼备,堪称鬼斧神工。新中国建立后曾出版过“路景达雕镂影人集”。路景平后为宣武皮影剧团艺委会主任,路景平之子路海,现在也是宣武皮影剧团的主力演员,中国皮影在北京能够世代相传,古老的民间艺术在北京所以香烟有继,这与路家班灯灯相递的功绩诚然不无关系。

...
皮影戏历史
皮影戏

,发源于我国西汉时期的陕西华县(古华州),距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是世界上最早由人配音的活动影画艺术,有人认为是现代“电影始祖”。

皮影戏又称“影子戏”,“灯影戏”、“土影戏”,有的地区叫“皮猴戏”、“纸影戏”等,是用灯光照射兽皮或纸版雕刻成的人物剪影以表演故事的戏剧。剧目、唱腔多同地方戏曲相互影响,由艺人一边操纵一边演唱,并配以音乐。

据说,中国皮影艺术从十三世纪元代起,随着军事远征和海陆交往,相继传入了波斯(伊朗)、阿拉伯、土耳其、暹罗(泰国)、缅甸、马来群岛、日本以及英、法、德、意、俄等亚欧各国。从世界范围看,18世纪的歌德到后来的卓别林等世界名人,对中国的皮影戏艺术都曾给予高度的评价。可以说皮影戏是我国历史悠久、流传很广的一种民间艺术。

从清人入关至清末民初,中国皮影戏艺术发展到了鼎盛时期。很多皮影艺人子承父业,数代相传。无论是从影人造型制作、影戏演技唱腔和流行地域上讲,都达到了历史的巅峰。当时很多官第王府豪门旺族乡绅大户,都以请名师刻制影人、蓄置精工影箱、私养影班为荣。在民间乡村城镇,大大小小皮影戏班比比皆是,一乡一市有二三十个影班也不足为奇。无论逢年过节、喜庆丰收、祈福拜神、嫁娶宴客、添丁祝寿,都少不了搭台唱影。连本戏(连续剧)要通宵达旦或连演十天半月不止,一个庙会可出现几个影班搭台对擂唱影,热闹非凡,其盛状可想而知。

然而,中国皮影艺术的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它曾历经风雨劫难起落兴衰。清代后期,曾有些地方官府害怕皮影戏的黑夜场所聚众起事,便禁演影戏,甚至捕办皮影艺人。皮影艺人还曾受清末白莲教起义的牵连,被以“玄灯匪”的罪名遭到查抄。日军入侵前后,又因社会动荡和连年战乱,民不聊生,致使盛极一时的皮影行业万户凋零,一蹶不振。

1949年后,全国各地残存的皮影戏班、艺人又开始重新活跃,从1955年起,先后组织了全国和省、市级的皮影戏汇演,并屡次派团出国访问演出,进行文化艺术交流,颇有成果。但到“文革”时,皮影艺术再次遭“破四旧”的噩运,从此元气大伤。

...
湖北皮影
皮影戏

湖北皮影戏主要分“门神谱”(大皮影)和“魏谱”(小皮影)两大类:“门神谱”主要集中在江汉平原的沔阳(今仙桃)、云梦、应城等地以及黄陂、孝感、汉川等县的部分地区;“魏谱”皮影分布在鄂北和鄂西北的竹溪、竹山、谷城、保康、远安、南漳、襄阳、随州一带,其形制及风格与陕豫皮影相似,是陕豫鄂三地民间文化交流融合的结果。

身高二尺二寸左右(70至80厘米)的江汉平原“门神谱”(大皮影)则代表了鄂地皮影的主流,它比四川、陕西皮影高四寸,比鄂东皮影高二寸,高大的尺幅使其在视觉上更清晰。江汉平原地处荆楚腹地,北依汉水,南贯长江,是荆楚文化的发源地,楚文化底蕴丰厚,古代的青铜、竹木硬雕和皮革、沔阳雕花剪纸等软雕工艺为皮影的诞生准备了良好的前提条件。据说在明成化年间,在竹溪丰坝乡和中峰镇就有皮影戏班。鄂西北一带有“西革”、“汉革”两种影戏班。“西革”影偶小巧,唱“山二黄”腔,属陕西影系;"汉革"影偶较大,唱本地高腔,应属江汉平原影系。

江汉皮影尤以沔阳皮影戏最为着名,它融传统绘画、雕刻、美术于一体,集电影、电视动画于一身,具有浓郁的民族气息,是我国艺术菀里的一朵奇葩。沔阳皮影戏中的各种人物、动物和道具是用牛皮采用沔阳雕花剪纸的工艺手法精心雕刻而成。用上等黄牛皮为原材料,正派人物用阳刻手法,花脸、丑角等用阴刻手法,各行当脸谱造形和行头源于戏剧,文影装一只手,武影装两只手,雕刻工艺总体上讲究圆润,既要有装饰美,也要充分体现夸张、浪漫的手法。操作技巧分“生、旦、净、丑”四大角色的种类、武打招势及现代皮影人物操作。

沔阳皮影戏内容丰富,有楚汉相争、三国、水浒、西游等300多个剧目。这些“剧本”实际上只有剧目的条文,在表演时全靠艺人根据历史故事展开情节和刻画人物,唱、做、念、打浑然一体,其口头文学艺术形式是江汉平原皮影戏的又一主要特征。

沔阳皮影戏的唱腔以渔鼓腔、歌腔为主,配打击乐伴奏,以一唱众和的形式进行演唱。渔鼓皮影以沔阳渔鼓调为主腔,后又融合了沔阳花鼓戏、汉剧、楚剧等唱腔,具有节奏欢快活泼、曲调高亢、豪放等特点艺人.根据呆(音ái)口本子中的条子(梗概)临场发挥,通常是一韵到底、通俗易懂。有时还即兴添进“浩水词”或“搭白”,如“唱了这一会,茶水无一杯,虽说东家茶水贵,可用罐子煨”。“歌腔”中的鸡鸣腔,高亢委婉、圆润激昂。凡学唱者,必先学会“公鸡打鸣”,以雄鸡鸣叫发音为起音,尾音为拖腔,跳度高达17度,源于东周时期的楚国《四面楚歌》,是我国传统音乐中的活“化石”。

诙谐幽默、令人捧腹,观众百看不厌。有民谣这么说:“看牛皮(指皮影),熬眼皮(打瞌睡),摸黑回家撞鼓皮(墙壁),老婆挨眉(批评)捏闷脾(受气)”,足见江汉平原皮影的魅力。

2012年7月,中央电视台《远方的家》北纬30度中国行走进仙桃,专题拍摄了沔阳皮影戏的纪录片,并向海内外播出,极大的提升了沔阳皮影戏的知名度。 现在仙桃市共有皮影艺术团20多个,皮影艺人近300人,常年活跃在街头、乡里,往日的“五里三台唱花鼓,村村垸垸演皮影”的盛景,又在仙桃大地重现。

大家都在找
  • 暂无数据...
  • 暂无数据...
  • 暂无数据...
  • 暂无数据...
  •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