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路皮影弦板腔的特征
皮影戏

弦板腔的最大特征是,音乐唱腔优美愉悦。唱腔特点,悦耳高昂,具有激情,富于表达剧情人物感情,展示喜、怒、衰、乐的多种情感。它不仅具有我国北方戏剧的豪迈刚键,也具有我国南方戏剧委婉的特点,在托腔上长短适中,为戏曲爱好者适听和欣赏,甚至对偏爱歌曲,不喜戏曲的人群大多能接受。它的唱腔已基本具有九种固定板路。即:导板、上音子板、正板、紧板、二流板、气死人、三不齐、流板、撒板。弦板腔所表演的剧目相当丰富,历来以表演列国戏和三国戏最多,如《桃园结义》、《三请诸葛》、《回荆州》等以及《紫金簪》、《武则天等》;新编剧《借驴》、《十三姐妹闯三关》、《七星剑》;移植剧有《穷人恨》、《沙家浜》、《智取威虎山》等。据统计从皮影戏到大舞台戏,弦板腔一直倍受广大人民群众所喜爱。其剧目主要特点是语言通俗、故事内容丰富,剧目取材于历史演义、民间生活故事。音乐豪迈奔放、慷慨激昂,具有西北群众传统的乐观气质和明快开朗的性格风度,表现英雄豪杰一类的武打戏最为适宜。弦板腔戏剧千百年来在广大人民群众中扎下牢固的根基,在民间历经了世代传承和演进过程,以旺盛的生命力,确立了自身独特的剧种地位。越来越受到更多人群的喜爱和欢迎…… 凡观看和聆听过弦板腔的人大多都会被其艺术魅力所感染,它的艺术特色已融入到博大精深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之中,并为影响深远的东方艺术增添了绚丽斑澜的光彩。

...
皮影戏舞台美术的特点
皮影戏

皮影戏的舞台美术,与大戏不同。它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是舞台设置;二是影人与影景、道具的设计与雕刻。由于它是皮雕影人,其化妆和服装不另行装扮,而是在制作影人时,一次性完成。

群众称皮影搭戏台为“两张方桌,九块楼板,木椽七长八短,五张芦席一卷,四条撇绳一挽,撇一镢头,你就甭管”。就是说皮影戏的舞台设置较为简单,用以上材料即可搭成。面积小,方便,小场院落即可演出。舞台正面,挂上用白布做的“亮子”(影幕),表演活动俱在台内贴“亮子”进行。观众在“亮子”前看。

影幕照明早先是“棉条一卷,清油一碗”的油灯,随着社会发展曾用汽灯,现在用的电灯。当然在没有电灯的山区农村,仍然用汽灯或油灯照明。渭南地区属于东路皮影,其影人的造型特点是小巧,夸张大胆,变形巧妙。除个别书童、丑旦以半侧面(双目出现)外,其他基本上以侧面表现。其面部有空面阳刻和实面阴刻之分。

影人身高比例为五比一。头显大而个性突出:鼻尖口小,口以朱红点染,若有若无而颇为精巧秀丽。性格以平眉和立眉区别:文人雅士以平眉表现清秀文静;武生将军以立眉表现其英武强悍。其头形前额突出,俗称“崖颅”,更见神充眉宇。服装图案花纹,与大戏古装图案相近,花鸟、龙凤、鳞甲、水纹、花边、团寿,应有尽有,刻工精细,形象生动。

影人结构大致分为头、双臂(分大臂小臂)、双手、躯体、双腿(上部以衣裙代替,下部与双脚相连)等共五个部分组合而成。肩关节和肘关节、手腕、膝部、腰部都能活动,人人头均能卸换,特殊的躯体亦能拆开,表演起来栩栩如牛。一个皮影班社戏箱中的影人,一般分通用、特制两种:通用的按生、旦、净、丑刻制,各本戏按行当套用;特制的按戏中人物设置,专用。布景、道具亦同。

...
环县道情皮影制作工艺
皮影戏

皮影是选用皮板薄厚适中,质坚而柔,透明显色,适用性强,经久耐用的优质牛皮制作。在制作时,巧妙地继承了以"镂空"为主的剪纸手法,先用铁笔将样稿刻画在处理好的牛皮上,然后用各种刀具或刻或凿。刻凿时先繁后简,先内后外,舒展处,刀拉长线,一气呵成,线条流畅挺劲,一波三折,酷似中国画的工笔白描,又如汉石刻一样,潇洒精悍。皮影的着色,以黑、红、黄、绿为主,热冷色对比强烈,在使用上讲究纯用,极少调和,使投影在亮幕上的影件颜色纯正绚丽。又加之各种纹样、图案由刀路分开,层次分明,这样更使影像丰富协调。皮影着色后,还要过好最后一关--出水。所谓"出水",即熨平,传统的方法是将两块磨合无缝的砖烤热,把影件用湿布衬垫,逐个夹放在两砖之间,一般半小时水就出好了。皮影出水后刷上清胶或清漆,用以保色,然后装上操作环杆(通常有三根,分别装在胸部和手上),便可以在亮幕上表演了。

皮影结构设计也很巧妙,影人按活动部位可以分解为:头、颈至腰为一片,腰至双膝为一片,其下包括脚分为两片,胳膊又分为大胳膊、小胳膊、手三部分。腕、肘、肩、膝等关节处用线或环联结,形成整体,摆起来十分灵活,特别适合表演武打等高难度动作。另外腰至双膝为一片,人体二分之一处的大转子不会动,这样的分解用在古典服饰皮影人物的设计上十分科学,表演起来生动传神,人物一经落座,便自然跷起二郎腿来,潇洒活泼,庄重自然,神采十足。

皮影人物的造型都体现了头大身小,身段上窄下宽,手臂过膝的特点。造型设计时,不仅男女有别,而且人物身份性格不同,则相貌各异。男多头大脸方,额宽鼻丰,形体高大,无突出之胸肌,给人以魁梧伟岸之感;女则多头圆脸窄,鼻小口尖,形体纤细,无隆起之胸乳,给人以娇弱清秀之感。文人绅士类多长袍短褂,蚕眉凤眼,显得风度翩翩,文质彬彬,赤诚潇洒;武将骁汉则戎装紧束,豹头环眼,燕额虎须,显得英姿飒爽,威武刚直,气宇轩昂。

人物脸谱,一般是按黑忠、红烈、花勇、白奸、空正设计;如黑脸包公、红脸关羽、花脸秦英、白脸秦桧都是人们熟悉的典型脸谱。且"公忠者雕以正貌,奸邪者刻以丑形,盖以寓褒贬于其间耳"。因此阳刻空脸正面角色多为平长细眼、小嘴巴、直鼻梁,显得平和有度,气宇非凡,阴刻实脸反面人物,常是面白目小,额突嘴窝,加以丑化,除极个别丑角,鬼怪之类为四分之三的半侧面外,其他影人一般都是正侧面。这样的人物造型,既符合人们传统的道德评价标准,又符合其直观欣赏的习俗,看脸谱就可知角色的好坏,十分直观,一目了然。

一个皮影人物的制作过程极为烦琐,要经过选皮、制皮、画稿、过稿、镂刻、敷彩、发汗熨平、缀结合成等八个基本步骤。最好选用4至6岁的母牛皮,在做之前先用干净的凉水浸泡两三天,然后经过刮牛毛、肉渣等工序把牛皮刮好泡亮,然后撑在木架之上,阴干而成。还有更复杂的方法称为"软刮"。没有着色的地方均呈透明光滑状。因为里面还有油分,制作工匠必须把油汁推摩进去才有这样的效果。

皮影制作要求工匠的手艺必须熟练,否则刮出来的皮薄厚不均就没法用了。后面的镂刻等工序则要求更高,一个皮影人要刻3000多刀,多的要用30把以上刀具。

...
同朝皮影戏的制作工艺
皮影戏

皮影的制作工艺包括选料、制皮、雕镂、彩绘、压平、定缀、合成等工艺流程,其手工精细,线条流畅,文人雅土清秀文静,武生将军英武雄悍,服饰舞台图案丰富多彩。表演时,设备简单:“席子一卷,亮子一展,油灯一点,就开戏了”表演由五人完成,分别叫做“前声”、“签手”、“后槽”、“上档”、“下档”。从唱念做打到吹拉弹唱,五人均有明确的分工。同朝皮影戏的唱腔为碗碗腔,其名称来源,一说因其节奏以打击小铜碗而得名;一说因领奏用的乐器月琴旧称“阮咸”,又名“阮儿腔”衍化而成为碗碗腔。由于受地区语言,民间音乐和剧种的影响,同朝皮影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它的曲调较明快、高亢、细腻、华丽,唱词典雅但通俗易懂,行当齐全,唱腔唱板丰富多彩。代表剧目有:《观音堂》、《香莲佩》、《蝴蝶媒》、《火焰驹》、《青素庵》、《万富莲》《金碗钗》、《唐王征西》、《桂花山》、《劈山救母》、《刘秀走南阳》等。同朝皮影戏经过上百年的流传,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时至今日,每逢庙会、婚丧嫁娶、贺寿、节日、喜庆之时,当地人多请皮影戏来助兴,成为群众不可缺少的一种娱乐形式,曾被誉为“宫廷音乐”、“陕西一绝”,是当之无愧的民间艺术瑰宝。

...
皮影戏的历史介绍
皮影戏

从清人入关至清末民初,中国艺术发展到了鼎盛时期。很多皮影艺人子承父业,数代相传。无论是从影人造型制作、影戏演技唱腔和流行地域上讲,都达到了历史的巅峰。当时很多官第王府豪门旺族乡绅大户,都以请名师刻制影人、蓄置精工影箱、私养影班为荣。在民间乡村城镇,大大小小班比比皆是,一乡一市有二三十个影班也不足为奇。无论逢年过节、喜庆丰收、祈福拜神、嫁娶宴客、添丁祝寿,都少不了搭台唱影。连本戏(连续剧)要通宵达旦或连演十天半月不止,一个庙会可出现几个影班搭台对擂唱影,热闹非凡,其盛状可想而知。

然而,中国皮影艺术的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它曾历经风雨劫难起落兴衰。清代后期,曾有些地方官府害怕皮影戏的黑夜场所聚众起事,便禁演影戏,甚至捕办皮影艺人。皮影艺人还曾受清末白莲教起义的牵连,被以“玄灯匪”的罪名遭到查抄。日军入侵前后,又因社会动荡和连年战乱,民不聊生,致使盛极一时的皮影行业万户凋零,一蹶不振。

1949年后,全国各地残存的皮影戏班、艺人又开始重新活跃,从1955年起,先后组织了全国和省、市级的皮影戏汇演,并屡次派团出国访问演出,进行文化艺术交流,颇有成果。但到“文革”时,皮影艺术再次遭“破四旧”的噩运,从此元气大伤。

...
台湾皮影戏的名称与制作
皮影戏

皮影戏之流传极广,其名称与制作材料亦有不同。就名称言,除“影戏”及“皮影”外,尚有称羊皮戏者(山西、河南影戏);有称纸影戏或皮猴戏者(如广东潮州、福建漳州);还有称灯影者(青海)。台湾皮影戏俗称“皮猴戏”或“皮戏”,盖潮州称“皮猴戏”,台湾沿袭之,以其脸部侧面单目,状似猿猴之故。

皮影之制作材料,各地不尽相同,如滦州影戏之影人,使用驴皮(滦州影戏东派)或羊皮;浙江及青海影戏用羊皮;往昔的潮州影戏使用猪皮;亦有使用厚纸者。台湾无驴而有牛羊,而牛皮胜于羊皮,故多采牛皮。其制作方式,根据《台湾省通志.学艺志.艺术篇》所载:“牛皮厚而坚韧,雕绘之时,必须选择干燥之皮,先去其毛,再以砥石木棍,一再磨擦,使之平滑发光,然后韖之至半透明,始可将影人图案,贴在皮上,以针刺画轮廓,后用尖利小刀,切成人形;雕刻五官、冠裳、施以各种颜色,暂以重量之物压平,以防发生其皱纹,待其干燥,再以掌蘸桐油,遍擦皮面,使之浸透皮中,即可告峻。”为使戏偶能自由活动,全身须分头、胸、腰、手、腿及臀等部分,分别制作,再系以铁丝或麻丝。此外,尚须加上操纵杆,俗称“尪仔筷”,数目视脚色而定,如女性脚色为表示其婀娜多姿之形态,需使用三支操纵杆,可见皮影戏之戏偶制作过程相当繁琐。

...
龙江皮影的“春天”(二)
皮影戏

传统与创新衔接

为了让传统皮影摆脱影窗的束缚,更真实地再现战场厮杀,于九文和一些龙江皮影的老艺人一起苦心研究多年,制成了“萤光皮影”,使皮影人物“活”起来。为了更好地展现这一技艺,于九文在《木兰从军》的传统剧目中特意设计了一场“夜袭”戏。他让演员都穿上黑衣服,还是用手操作几根木棍,不同的就是影的制作采用现代工业材料,利用紫外线灯光照射,演员一改传统的幕后操作模式走到台前,在黑幕的映衬下,观众就清楚地看到黑幕前的皮影造型,让传统皮影摆脱了影窗的束缚。用传统的皮影表现百万雄师、金戈铁马最多只能用4匹马,再多影就要出影窗了,而且皮影不能重叠,不能离白幕太远,太远了就看不清了。而皮影到台前后,就不再受限,只要台子装得下,上多少马都行,而且可以设计叠层,可以有远景近景之分,让表演更立体。“夜袭”那场戏为表现由远而近的效果,一共上了8匹马,分大、中、小号,最大的马由5个人操纵10根杆,配合得天衣无缝。战旗是原来两个大,远景是士兵摇旗呐喊,近处是战场厮杀,成功地表现了战场上激烈的场景,而这些单靠过去的即兴表演是难以完成的。皮影从幕后走到台前,大大提升了皮影的表现力。该剧曾荣获文化部颁发的“全国木偶皮影金狮奖”人物造型设计奖。

传统皮影的制作过程很繁琐,一个皮影人物的制作过程极为繁杂,要经过选皮、制皮、画稿、过稿、镂刻、敷彩、发汗(即熨平,传统的方法是将两块磨合无缝的砖烤热,把影件用湿布衬垫,逐个夹放在两砖之间,一般需要半个小时)、订缀等8个基本步骤。最好选用4-6岁母牛皮,在做之前先用干净的凉水浸泡两三天,然后经过刮牛毛、肉渣等工序,把牛皮刮好泡亮,撑在木架上,阴干而成。镂刻等工艺要求更高,一个影人通常要刻三千多刀,刀具要用三十把以上。影件着色以红、黑、绿、黄为主,热冷色对比强烈,各地区在皮影上的区别主要是阴刻阳刻。为了使人物形象灵活多变,于九文在创作中重点雕刻眼睛。创作《水漫金山》时,他把白娘娘的眼睛雕刻得又大又圆,看来聪慧勇敢;而法海的眼睛则又小又尖,尽显凶狠毒辣,该作品获得中国艺术界名人展示会优秀奖。他还把龙江皮影传统五分脸的雕刻变成了现在七分脸的呈现模式,视觉效果更加立体。随着现代戏和儿童戏的排演,影人的造型更贴近写实,在分节订缀(即活动关节连接)问题上,原有的传统制作方式是两层皮革订缀,影窗上会出现黑点的效果,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增加透明度,于九文经过多次实验和选择材料,将原来的双层皮革去掉一层,以赛璐片(现代工业材料)取而代之,从而使观众看到了影人浑然一体,不再有铆钉之感。制作的材料和方法由用驴皮雕刻变为用赛璐板彩绘。这些虽然淡化了传统的写意美,但表现内容的空间却有了极大的拓展,各种当代人物以及狂风暴雨、滔滔海水、熊熊烈火等,配上灯光效果,表现得更加逼真。用老百姓的话说“像小电影一样”,大大提高了观赏性。

...
鲁西南皮影戏的唱腔形式
皮影戏

鲁西南皮影戏的唱腔并非采用影戏已有的结构,它的变化延续了仅半个世纪。19世纪末期,活跃于田间地头及农闲时节的鲁西南皮影戏生角和旦角都用本嗓演唱,红脸、花脸行当都用二本腔(假嗓)演唱,以突显“原汁原味”的乡土特色;直至20世纪初期,鲁西南皮影戏的角色行当逐渐齐全,音乐、唱腔基本上套用当地百姓喜爱的两夹弦戏曲和山东梆子的唱腔。从这一时期开始,鲁西南皮影戏的唱腔才基本固定下来。

传统的鲁西南皮影戏的唱腔,其唱功重于做功。它的唱腔设计与安排关系着整出剧音乐的统一与完整,在相当的程度上决定了全剧票房的成与败。鲁西南皮影戏非常注重唱腔对人物形象的塑造,内心世界、思想感情和人物性格的刻划。其唱腔可分为独唱、对唱和帮腔三种:

第一种,独唱:鲁西南皮影戏中经常多采用大段的独唱形式来表白剧中主人公的身世、述说情境、交待故事情节以及表现人物复杂矛盾心理时的情绪变化。由于唱腔富于表现力,它往往可以将人物内心境界的细微变化以及人物的性格刻画得淋漓尽致,这也是鲁西南皮影戏唱腔的主要特点。

例如旦角的唱腔一般以真嗓吐字、假嗓拖腔,但根据剧情需要唱腔的后半句有时也用假嗓吐字。虽然旦角唱腔的音域仅跨越了两个八度,但多在中、高音区活动,低音区使用的较少。为了追求唱腔上的韵味,在表现旦角的柔与美时还会有意多用假嗓。每段旦角独唱句末拖腔的假嗓一般还要采用轻唱及渐弱的处理,这样的旦角唱腔就显得娓婉优美,柔和而含蓄。

而老生的唱腔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两截子”嗓的唱法,即唱腔的前半句用本腔,后半句用假嗓;一种基本上全用假嗓,老艺人称这种嗓子为“假嗓子”。老生唱腔在风格韵味方面,讲究响亮圆润,不强调喷口和气势,以此突出老生角色的岁月感。近年的现代戏中老生唱腔已改为本嗓为主,真嗓和假嗓结合的唱法。

第二种,对唱:对唱是鲁西南皮影戏中表现强烈戏剧性、冲突感的重要手段之一。在传统剧目中,鲁西南皮影戏也常会采用二人对口唱的形式来表现细腻、活泼、愉快的情节或激烈的辩论及争吵的场面。在表现活泼的感情时,由于剧情的需要,它的曲调经常突破固有的板式结构,加一些衬词,使旋律变化更舒展、得到更自由的发挥。例如,在传统剧目《西游记》之《比丘国》一折中为表现比丘国皇后白面狐狸与国丈寿星公的坐骑鹿出外游玩时悠闲自得的场景,采用的就是对唱的形式。

第三种,帮腔:即一主唱众人和,有助于渲染和烘托剧情的气氛。在唱腔音乐中帮腔大多无唱词,只用虚词来烘托情节,帮腔者往往代表局外人。在大段的独唱段落中加入帮腔,既可增添音乐的表现力,又可使两夹弦传统唱腔增添一种摇曳多姿的美,使听众感到新颖有气势,但在戏份上运用不易过多。如,在描写玉皇大帝之三女儿二郎神之母张三姐与二郎神之父杨天佑相识相遇的一幕《十收纲》(梆子腔)一折中,就用到了帮腔。

大家都在找
  • 暂无数据...
  • 暂无数据...
  • 暂无数据...
  • 暂无数据...
  • 暂无数据...